20160801_03

第一篇:從香港到上海

八月 1, 2016

by — Posted in Uncategorized

我這一輩子最大的一個轉折點,發生在2009年夏天。

「未來是不是可以這樣⋯⋯?」那種好像要把自己拿去送死的快感,但又不捨得不去做的欲動,一直在擴大,只要按下按鈕就可以滑入失控的速度般。

在香港工作了十年,當一個會寫大陸和台灣廣告的文案。平平穩穩,重重覆覆。

20160801_01

我不知道是不是像中年危機般的思考,那年的春夏,我去了台灣騎車環島,寫了五個月的東西,花光所有的錢,然後又開始斷斷續續的接起了案子。

20160801_02

在好像又旋回到十年以來的日子時,不同的是,那案子是北京的,來自上海的公司。怎麼會找到自己的呢?

原來是老客戶告知他們的關係。

2009年香港的經濟,其實一樣的好。職場裡擔當資深位置的人,也跟十年前差不多;日常生活跟十年前差不多;唯有我的年紀已經跟十年前差得遠了。

到了一個會告訴自己:「或許在別的地方,也會有人需要我可以讓我去看看的呢?」的地步。

我想每個人想要説服自己換個地方,特別是想要離開家鄉連根拔起,去生活去不自量力地想要體現自己價值的時候,都會有一種因為這前所未有的動力,甚至覺得自己有點接近性感的感覺吧。

「如果你不確定,為什麼不直接去到那兒看看?當做旅行也好吧?」一個行內的大哥跟我説。

如果說廣告的話,現實的地點是北上廣,而據說上海是最大的平台。雖然廣州離香港更近,但是太近老家的話,說的還是沒有難度的廣東話,那比較不像離家出走啊。當然,那也許是想證明自己也已經是個完全的大人了的倔強,也説不定。

在那個手機相當不重要的年代,只要一本不用擔心更新問題(事實上,只要是近兩三年出版的就足夠新了)的《Lonely Planet》和隨便就可以在路上遇見的新朋友,結合自己的身體感應邁開手腳,就已經很足夠。

那是個互聯網、甚至是人們都還比較純樸、立體、有人情味的時代。那時候,人們最發達的身體部分,仍然不是那劃過屏幕的手指。

其實當然有途徑可以做好更多去上海的攻略,或最少知道哪裡是哪裡,但無知和模糊感帶來的期待是上癮的,就像很多的高清無碼,反而讓人感覺乾巴巴。

20160801_03 

隨機找到一個聽都沒有聽過的短租房網站(現在當然是消失了),安全性和界面都很可疑,但能幫忙把住的問題解決就好。

想到這裡就不用想了。三十歲出頭的阿叔輩(當時確實已經是五個小朋友的叔父)了,再不走走就真老了。

*****

終於在離職後閑着的這些天,被再三說「寫寫你想寫的東西嘛」的情況下,想到寫一個新版本的hkwalker。從1997年1月起,從香港寫到上海,從大學生寫到創意總監的資歷,竟然是20年和第四版了,想想都覺得恐怖。

這次,想要寫寫香港和上海兩種身分(有時也許還有聯繫也很密切的台灣)的交錯和生活。在上海六年下來,好像活了another life一樣。慢慢來,慢慢來。

如果你是從前版本就來過的朋友,請務必告訴我。聊聊大家的變化應該很有趣。

是為第一篇。 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